<nav id="q67kd"></nav>

    1. <th id="q67kd"></th>

      聚焦

      【精神的力量·新時代之魂】于都紅色故事:這些文物的前世今生

      2019-08-16 17:49:32 來源:旗幟網

      于都,在中國作家魏巍的筆下,她是“地球上的紅飄帶”的起點;在美國作家索爾茲伯里的筆下,她是“前所未聞的故事”的開篇;在埃德加·斯諾的筆下,她是“驚心動魄的史詩”的卷首;在中國共產黨人的筆下,她是“中華民族偉大長征精神”的起源。

      長征前夕,八萬六千多紅軍戰士在于都休整、補充近半個月,于都人民無私奉獻、傾其所有,送走了最后一個青年,貢獻了最后一??诩Z,拿出了最后一塊銀元,捐獻了最后一塊木板。八萬六千多人的大部隊從于都出發,于都人民封鎖消息,致使敵諜報機關長達半個月之久仍不知紅軍主力去向,被央視稱為“三十萬人保守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周恩來曾感慨地說:“于都人民真好,蘇區人民真親”。

      今天,我們就通過于都一些文物的故事,走進那段歷史,走進那些令人動容的紅色記憶。

      一副壽材

      于都河是中央紅軍出發長征時要渡過的第一條大河。當時河面寬600多米,水流深湍,大部隊要過河就只有架設浮橋。為了保證紅軍順利渡河,于都人民無私奉獻,大力支援紅軍。當時沿河所有的民船全部都停運,共調集了800多條大小船只。有的用作架設浮橋,有的用作擺渡。架設浮橋都在傍晚五時后進行。在紅軍渡河的四天時間里,每到傍晚,有組織的群眾紛紛涌向架橋工地,有的打火把,有的送水送飯,還有的直接參加架橋。紅軍渡河后,要在次日凌晨六點半前把浮橋拆除,傍晚五時后又要重新架橋。據統計,在于都縣60華里的河段上共架設了浮橋l 5次,既保證了紅軍渡河,又隱蔽了紅軍的戰略轉移意圖。為幫助紅軍架設浮橋,沿河兩岸的于都人民把家中所有可用材料都貢獻了出來,真正做到了紅軍需要什么,于都人民就無私奉獻什么。有位年逾古稀的曾大爺,在將家中全部材料獻完后,又親自把自己的一副壽材搬到了架橋工地。

      解放后曾經擔任過中宣部部長的陸定一同志在長征途中寫就的《長征歌》里的第一首:“十月里來秋風涼,中央紅軍遠征忙。星夜渡過于都河,古陂新田打勝仗?!本褪钱斈曛醒爰t軍夜渡于都河踏上漫漫征途的真實寫照。

      而葉劍英同志為懷念當年贛南軍區政治部主任劉伯堅寫的詩“紅軍抗日事長征,夜渡于都濺濺鳴。梁上伯堅來擊筑,荊卿豪氣漸離情”則體現了革命戰友間的真摯情意,再現了一幅真實感人的送別場面。

      一艘漁船

      1934年10月16日,李明榮的父親李聲仁像往常一樣在于都河撒網捕魚,這時他和另外幾個漁民被紅軍招呼到岸邊。紅軍對他們說:“我們有大批隊伍要在晚上渡河,想請你們幫忙?!甭犝f要渡河去打“白狗子”,李聲仁等人當即答應下來。

      當晚,紅軍將士分批登上了李聲仁等人的二十幾條漁船。李明榮記得父親告訴他,渡河的紅軍有的背著米袋子,挎著槍,有的還牽著馬,但相互并不說話,也不能點燈,于都河上一片漆黑肅靜。茫茫夜色中,二十幾條漁船穿梭來回,整整一夜李聲仁和其他漁民就這樣把一船又一船紅軍將士送到對岸。第三天晚上,李聲仁等人又一船接一船地將另一批紅軍送過河去。

      從10月17日到10月21日,四天多時間里,中共中央、中革軍委機關及其直屬部隊和紅一、三、五、八、九軍團共8.6萬人有的走浮橋,有的坐船,就這樣渡過了于都河。

      一口行軍鍋

      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的展品中,一口鍋格外顯眼。鍋是銅質,圓形,敞口,平底,口沿處鑄有兩個銅環拉手。

      這是一口行軍鍋,并且帶有槍眼。時間追溯到1935年元宵節后的一天。一大早,駐扎在于都縣黃麟鄉井塘村的中央分局負責人項英把房東鐘倫揚叫了起來,說部隊要奔赴新的戰場了,臨走前要把一口行軍鍋送給他:“老鐘,我們這次行軍要輕裝上陣,這幾天給你們家添了不少麻煩,這口鍋就當是紅軍的一份禮物送給你們了?!蓖谱屧偃?,鐘倫揚最終收下了這口行軍鍋。

      紅軍走后,敵人氣勢洶洶地來了。在他們挨家挨戶搜查時,鐘倫揚想起那口銅鍋正在煮東西,要是被查出來就不好辦了。他趁敵人不注意,偷偷溜回家,也顧不上鍋熱燙人,背上鍋就往屋后的大山跑。

      “站??!站??!再跑就開槍了!”敵人發現有人往山上跑,舉槍“啪”地打了一槍。只聽“當”的一聲,子彈打在鍋上,鐘倫揚應聲倒地。敵人以為他被打死了,就沒有追上去。

      幸運的是,子彈穿過鍋并沒有擊中鐘倫揚的要害,他只是受了點輕傷。之后,他在洞內躲藏了好幾天,始終沒將鍋的秘密告訴任何人。國民黨軍撤離后,鐘倫揚把被槍打了個洞的鍋背回了家,由于無法再使用,他便把這口鍋保存起來做紀念。直到新中國成立后,鐘倫揚去世了,他的兒子鐘正予把這口鍋交給了于都縣博物館。如今,它靜靜地躺在博物館的展柜中,訴說著至情至性的于都人民舍身護鍋的感人故事。

      一床被單

      中央紅軍從于都出發長征后的1934年12月,以項英、陳毅為領導的中共中央分局轉移到了黃麟鄉井塘村,項英等中央領導被安排住在村民謝招娣家里。聽說紅軍要在家里落腳,謝招娣十分高興,一家人一邊為項英等人騰房間、打掃衛生,一邊忙著幫紅軍搬東西、安排住所,但她并不知道項英是紅軍的高級領導。

      隨后的日子里,謝招娣時不時地送一些黃元米馃、花生、鞋墊等食品和生活物品給紅軍戰士,幫助他們洗衣服、洗被褥。項英的妻子張亮和紅軍戰士們也經常幫助謝招娣犁田、砍柴、劈柴、打掃衛生,長期相處讓彼此產生了深厚的感情,都把對方看作是至親至愛的親人。

      轉眼到了1935年春節,革命形勢對留守在中央蘇區的紅軍十分不利,國民黨反動派對中央蘇區加緊了“清剿”,紅色蘇區只剩下于都部分區域,且日益縮小,中央分局決定再次轉移。為了輕裝上陣,更為了表達對謝招娣一家人的感激之情,張亮在離開井塘的頭一天晚上,把隨身攜帶多年的一床綢緞被單送給了謝招娣。

      紅軍走后,謝招娣把這床綢緞被單視為寶貝細心收藏,她決定等紅軍回來后再交回給紅軍。不久后,國民黨兵來到井塘村搜查,把全村老表趕到曬谷場上,命令老表要把收留的紅軍傷病員和紅軍物品統統交出來,否則,一旦查出就格殺勿論。

      老表們一聲不吭,守口如瓶。于是,國民黨兵在井塘村挨家挨戶地搜查,幸虧老表事先把紅軍傷員和贈送的東西藏到了深山的巖洞里,敵人在全村翻了個底朝天也一無所獲。

      在以后的幾十年里,謝招娣一直珍藏著這床珍貴的綢緞被單,去世前她把它交給家屬鐘正予,叮囑他一定要好好保管。2004年,于都縣博物館工作人員在進行文物普查工作期間,鐘正予主動把它捐獻給了縣博物館,那段鮮為人知的故事也廣為人知。

      這被單珍貴,它代表著當時蘇區干部與群眾的魚水深情,代表著蘇區百姓擁紅護紅的赤誠之心。



      可以提现的手机棋牌